劇作家雜誌
關於部落格
從一個好故事開始〉〉〉
  • 27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深入人心的伊朗電影

宗教限制下的伊朗電影
伊朗電影最早出現在1925年。在這個以伊斯蘭教(註1)《可蘭經》作為國家的最高法律,神權統治的國家。毛拉(註2)對於電影非常的排斥,認為電影院是西方國家無神主義的象徵,電影褻瀆神靈,是清真寺的勁敵,會直接威脅到他們的權力,顛覆他們長期以來信奉的價值理念。所以他們對電影事業公開反對,讓伊朗電影發展相當緩慢。因此當時只有少量的劇情默片,以及零星的國產片。

伊朗第一部有聲電影是1934年《洛爾姑娘THE LOR GIRL》,由一位旅居印度的伊朗僑民阿布杜爾‧侯塞因‧沙班達(Abdol-Hossein Sepanta)所拍攝。影片敍述薩桑王朝時期民族英雄的事跡,演員全部都採用伊朗人,所以這部影片造成相當的轟動,在德黑蘭連續放映了好幾個月,大批人潮湧入電影院。接著他又拍攝了《黑眼睛》、《萊莉與馬德瓊》,還把十一世紀偉大的民族詩人費爾杜西的故事拍成《費爾杜西傳》。

第二次世界大戰(註3),又將伊朗電影停滯數10年之久。一方面是因為戰爭期間,盟軍佔領伊朗;另一方面是因為外國電影(尤其是好萊塢)佔據了伊朗電影市場。盟軍在伊朗傾銷西方文化,伊朗充斥著美帝的流行文化。

直到戰爭結束,1949年伊朗電影的製作才逐漸恢復。但還是以低質量的情節片和諧劇的商業電影為主,支配了伊朗電影銀幕30個年頭。

戰後新電影
1947年,在德國UFA接受過專業訓練的Esmail Koushan帶著兩部在伊史丹布爾配過波斯語的電影回到伊朗,大獲成功,這激發了他在電影行業發展的雄心。Koushan在親戚朋友的幫助下,建立了Mitra影業公司。投資的第一部長片是Ali Daryabegi執導的社會批評劇《生活風暴》(1948),但由於導演缺乏經驗,片子很失敗,但Koushan仍然堅持走自己的電影之路。

另外一位是Farrokh Ghaffari,他創辦了最早的電影俱樂部,每週放映外語藝術片,對伊朗觀眾和創作者的電影理念都是極大的革新。他可以說是向伊朗人介紹世界各國藝術電影的先驅Farrokh Ghaffari,間接啟發了十多年後的伊朗新浪潮。

再來是Siamak Yasami於1965年拍攝的《國王的寶藏》,影片描繪了上流社會庸俗無聊的生活,對比道德上富有的窮人,非常受到歡迎。四年後,Masud Kimiai按照《國王的寶藏》的類型,拍了《Gheisar》。影片把貧困的工人階層浪漫化,關注道德和倫理,而衍生出伊朗電影流行的另一種類型︰悲情動作片。

Farokh Ghafari下一部作品是取材《天方夜譚》的《駝背之夜》(1964),這是第一部被國際電影節選中的伊朗電影。Ebrahim Goulestan導演的《磚頭和鏡子》(1965)影響也很大,由Goulestan製片廠出品,Goulestan製片廠在78年前推出不少別具一格的紀錄片。

60年代,伊朗最著名的導演有阿曼導演的《海的新娘》(1965),Fereydoun Rahnema導演的《Siavash at Persepolis》(1967),Jalal Moghaddam導演的《神屋》(1966)等。

伊朗新浪潮(Iranian New Wave)
1979年霍梅尼發動「伊斯蘭革命」(註4)前後,伊朗新電影出現了兩次浪潮。第一次浪潮出現下革命之前的七0年代。

 有一群藝術家和知識分子,痛斥當時逃避現實的電影,發起一場旨在創作高品質有社會意識的本土電影的運動。以達魯西‧梅赫朱依(Dariush Mehrjui)為代表,開拓了伊朗鄉土寫實電影的先河。

一般說來,外界習慣將目前活躍在伊朗影壇上的電影人分成四代。因此,達魯西‧梅赫朱依被稱為伊朗的第一代導演。而他的電影《奶牛The Cow》也就被認為是伊朗「新浪潮」電影的開山之作。

達魯西‧梅赫朱依他畢業於美國UCLA,20歲的時候在加州學習電影,但是當時ULCA注重電影的技術層面,對藝術層面並不重視。所以達魯西就轉念了哲學系。

回國之後,第一部拍片的是仿詹姆士龐德的《鑽石33》,該片在技術上獲得肯定,但票房卻不理想。1969年的《乳牛》,是對農村的負面描寫,一開始被禁演。後來是在威尼斯電影節上大受好評,才得以公演。

《奶牛》講述的是貧窮和精神崩潰。在一個小村莊,人們的生活都依靠一頭乳牛,它由主人Hassan和村民一起撫育的。當Hassan離開村莊時,牛卻神祕死去,當地人非常驚愕,就跟Hassan說他的牛跑掉了。Hassan悲痛難當,漸漸開始相信自己就是那頭牛。透過貧窮農莊的故事,影射社會的陰暗面,具有相當濃厚的存在主義色彩。

儘管《奶牛》一片票房不佳,卻贏得了評論界一致叫好,並為樸實的新浪潮電影和非商業電影的出現營造氛圍,在這氛圍中孕育出一長串的伊朗電影導演。

當時的新浪潮電影導演遭受苛刻的電影審查限制,這些審查是為了讓他們的視點遠遠地離開真實的,並不美滿的生活。

審查制度強迫導演分化為兩大類︰一類,用視覺表達政治意願或社會態度的導演;另一類,只拍有簡單角色、普通場景的通俗劇導演。這也就解釋了伊朗電影為何將一些情節複雜化,又將剩餘地部分難以致信地簡單化,尤其是為什麼會有一些涉及特殊領域影片出現的原因。

當時的政府,在「高揚伊斯蘭教義,反對帝國主義」的口號之下,許多導演都因為「腐蝕公眾」的罪名而被判刑。尤其是對電影中的女性角色,有著極嚴苛的規定。這也就難怪阿巴斯‧基亞羅斯泰蜜的影片裡,大都沒有女主角。一部沒有女主角的電影,是相當不容易的挑戰!

1996年,達魯西所執導的《女人花》又因為揭露太多陰暗面,再度被禁演。故事是說,蕾拉和雷讓是一對幸福的新婚夫婦,但蕾拉卻被檢驗出沒有生育能力,儘管深愛著她的丈夫對此一再表示不介意,但是婆婆卻一直逼兒子重新娶妻生子。在丈夫和婆家的雙重壓力之下,善良而聰慧的蕾拉作出了一次改變她以後生活的決定。電影中不但可以看到伊朗女性的美,還有她們內心的堅韌和善良。

最早和達魯希•梅赫朱依《奶牛》齊名的是Masud Kimiai導演的《Gheisar》(1969),還有Naser Taqvaie導演的《Calm in Front of Others》,這些影片相較於「FILMFARSI」(伊朗對庸俗的大眾電影的代稱),煥發出清新的氣息……(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劇作家雜誌NO.03,2006年10月出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