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雜誌
關於部落格
從一個好故事開始〉〉〉
  • 27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灣不缺創作,缺的是專業分工-《一年之初》導演鄭有傑

「我需要建議,請大家儘量給我建議。」他靦腆地笑著說。一路走來,鄭有傑吸引著眾人期待的目光,在各方驚艷與肯定的鎂光燈閃鑠下,卻始終保持謙遜低調,他的創作正猶如他的存在──安靜中見縝密,清徹中見深沉。「我想要成為更好的人,過全新的生活。」這句話是《一年之初》故事中的人物心裡共同的聲音,同時也是對鄭有傑每一次創作發表的最佳詮釋。

《劇作家雜誌》(以下簡稱《劇》)問:過去國片常遇到「觀眾還不知道就已經下檔」的困境,您過去的經驗是否遭遇類似的狀況?
鄭有傑(以下簡稱「鄭」):
我對於「國片該怎麼做,才會吸引觀眾來看國片?」這件事沒有辦法提出任何建議。創作者的工作就是把有趣的故事好好拍出來,而吸引觀眾唯一的方法就是「片子好看」。以我過去拍攝《石碇的夏天》的經驗,這部片拍得蠻中規中矩的,有的人很喜歡,有的人很不喜歡,但是這次推出《一年之初》,我自己比較意想不到的狀況是──觀眾的感情很強烈地趨向兩極。

當然,任何一部電影有人很喜歡,就會有人很不喜歡,我沒有去思考為什麼,因為這對於創作面向而言並沒有太大的意義,我還希望最好都不要知道這些狀況,不要因為這些來改變了我以後應該做的,而是繼續秉持創作的初衷,好好做自己的東西。

《劇》問:對於《一年之初》觀眾反應兩極,您覺得可能的原因在哪裡?
鄭:
其實在剪接的時候,甚至在拍片的現場,每天都在考驗這種東西,做的人自己就會知道這部片的問題在哪裡,瑕疵在哪裡,哪裡本來應該可以做的更好?像我在剪接時就拉了何蔚廷、林書宇兩位導演來幫我看,我們會凝聚出一個想法,知道下一次再拍的時候該往哪個方向走,該小心注意哪些地方,加強什麼環節,這些都是自己會知道的東西。

像何蔚廷導演就給了幾個我覺得非常痛的建議,他會告訴我哪裡看不下去,哪裡看了就覺得太廉價,他自己也是專業的導演,可以分辨出哪些是屬於導演的創作,而哪些客觀因素不對就是不對,一定要改。像我本來拉了兩條故事線,但是太繁複了,自己又很難取捨,而他會以另外一個創作者的角度,提出很具體建議,比如就把某個點塞進哪個鏡頭,協助我進行切割和串聯。

在後製過程中,有些瑕疵能救的儘量救,但有時候都會發現許多東西是不在掌控之內的,它跑出來了,擁有自己的生命力。當呈現給觀眾時,都是已經熬了很久很久,反覆檢查了很多遍的心血,我們將它端出來,接下來就只能交給觀眾去評斷,任作品在環境中產生化學變化,我也無法控制。因為,一旦端出來了,導演的工作就結束了。我只能期許自己,如果有下一個作品的話就好好拍,拍的更好,讓更多人喜歡。

《劇》問:請問拍攝《一年之初》遭遇的困難?資金來源?
鄭:
拍攝《一年之初》的資金有八百萬輔導金,加上發行公司東擎影業找來製作公司利達的投資,總計大約是一千六百萬,宣傳費大約佔10~15%的比例。

我這次很徹底地不管錢的事情,完全不用擔心錢的問題。而且很棒的是……或許只是特例,我在創作過程中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干涉,一些細節都是請副導提醒,製片也不會告訴我現在剩多少預算,他只會告知有多少底片,有多少時間,然後在有限有的條件下大家各退一步,讓作品在限定時間之內完成。

製片制的特色是你不需要去想怎麼執行,那不是導演要想的工作,製片會協助你完成,但在實際拍攝時,一些細節上當然還是要互相尊重,像我一開始寫劇本的時候其實是很天馬行空的,比如有一場我寫了一隻大象跑出來,但這在執行上的確會有困難,又或者本來有個在深山部落的場景,但是位置真的太高了,器材上不去,當情況真的不允許時,製片就會告訴你對不起辦不到,我們就會彼此調和。

就我所知,許多年輕導演可能會受到來自公司方面的干擾,例如劇本要改,或是選角一定要用哪個演員,因為公司跟經紀公司有合作,所以一定要用某人等這類情況。很幸運的,這次幾乎都是按照我的構想,選角也享有充分的自主權,像莫子儀、黃健瑋、高英軒等都是在劇場界具相當資歷的優秀演員,而柯宇倫參與過電視、MV的演出,本身也是一位廣告導演,另外有個女生是廣告model,還有一位平常是幼稚園老師。我選他們的原因,是因為知道他們會演,或是完全不用演,本身就是這個角色的呈現。……(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劇作家雜誌NO.03,2006年10月出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