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雜誌
關於部落格
從一個好故事開始〉〉〉
  • 27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電影逐夢人-《一年之初》發行劉蔚然

劉蔚然表示,《一年之初》很難歸類於一般類型電影,也無法用三言兩語解釋。所以在宣傳上,傾向用較直接的方式與觀眾接觸,除了一般大眾媒體傳播之外,重心將會放在校園巡迴,鎖定學生族群,「現在網路和部落格傳散的速度很快,透過大學生的口耳相傳,效果很驚人。」她說。

《一年之初》在台北電影節放映後,現場觀眾反應趨向兩極,劉蔚然如此看待:「放映完後有觀眾跑來跟我說,這部電影有多好看、多好看,當然也有截然不同的聲音。我想這是一件好事,大家對作品的預期和想像,及至後來實際看過之後產生的衝擊,都是造成觀眾情緒強烈的原因,這表示觀眾得到跟以往不同的國片觀影經驗,而不會覺得──不過又是一部看不懂、很悶、節奏很慢的國片。」

不需要用放大鏡看國片
對於過去國片常遭遇「觀眾還不知道就已經下檔」的狀況,長期接觸國際影展、熟悉國外片商操作模式的劉蔚然,對此提出較客觀的解釋:「我想問題根本不能歸咎於國片本身好不好,而是在於每部片子的行銷手法是否適當,這又與觀眾的熟悉度以及可接受度有關。」

劉蔚然指出,電影籌備從一開始設定製作規模、預期票房、實際拍攝、到行銷宣傳是一個整體連貫的過程,但是臺灣過去尚未建立出一套完善的電影工業體制,到了製作末期往往已面臨到預算吃緊的的窘境,導致後期的行銷宣傳工作較不受到重視。

然而近幾年這樣的狀況已有所轉變,如山水國際、前景娛樂等公司,皆定位於專業的行銷發行,其策略範疇涵蓋題材挑選、選角安排、市場設定、話題主導,乃至導演的養成,在電影開拍之前便介入運作,建立一套電影誕生的完整流程,打破國片過去「等拍完再來想要怎麼做」的慣性模式,目前均有不錯的成績。

但劉蔚然強調,這樣的模式只是諸多成功範本之一。電影做為文化創意產業,必然有其多變性及不可預測性。她提到,去年電影市場出現一特殊現象,即紀錄片的異軍突起,如《生命》、《無米樂》、《翻滾吧男孩》皆造就了記錄片也能夠晉升票房電影的成就。這現象顯示出電影賣座與否的原因,並不僅限於行銷操作面,也可能是電影論述的議題或是新一代導演的手法,滿足了市場不同的需求,因而吸引觀眾的目光。

「電影的特別之處在於,它同時是娛樂,也同時是一種藝術形式的表現。國內常對此常爭論不休,但大家遇到外國導演的作品就不會這樣分,像三池崇史、岩井俊二都是很多面向的導演,但我們並不會刻意將他們的作品歸類成商業片或藝術片。」過去,台灣觀影市場長期以娛樂性來定位電影本身的價值,國內觀眾對於藝術價值較高的作品接受度普遍較低,這類型電影在台灣反而不及國際影壇的評價來得好。

「很多人把『看不懂』跟『藝術形式很高』畫上等號,其實二者之間不必然是二分法,但由於台灣電影的年產量不是很大,所以每一部電影都會被用放大鏡來檢視。」劉蔚然認為,新一代導演在題材內容和拍攝手法仍然處於嚐試摸索的階段,觀眾和評論者應該給予他們更多發展的空間,讓他們有機會繼續磨練,現在享譽國際的大導演也是一部部磨練出來的。目前市場已可見各式繽紛花朵開出,觀眾對各種類型創作的熟悉度和接受度愈來愈高,國片的未來必然樂觀可期。……(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劇作家雜誌NO.03,2006年10月出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