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雜誌
關於部落格
從一個好故事開始〉〉〉
  • 27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沒有「國片」是應該孤獨的-《盛夏光年》導演陳正道

年紀輕輕的陳正道對於電影創作有自己的規劃與想法:「電影是個長久的事業,新導演一定要先有面對市場的勇氣,讓自己成為一個一直有機會、有資金拍片的導演,當有一天經驗、技術、心態都成熟了,你的東西就會越來越接近自己想像中的樣子。」陳正道說,當初最想拍的是青春類型,驚悚只是自己喜歡的類型之一,但公司認為類型電影是台灣市場中比較穩固的一塊,經過溝通後,他接下了《宅變》的導演工作,從此對於電影創作有了全新的認知。

拍《宅變》經歷震撼教育
「我自己是學設計出身的,既然第一選擇無法選自己最想拍的,那麼我希望至少要拍一部漂亮的電影,但是漂亮當然是最花錢的。」陳正道說《十七歲的天空》成本只有4、500萬,但拍《宅變》的時候公司幫他增資到1600萬,他覺得公司對他非常好了,「本質上我覺得這交換是公平的,因為這是一種信任,以後還有很多機會合作,對我而言是值得的。」

陳正道坦承年輕導演拍類型片破綻會比較多,因為類型片需要經驗、是要練功的,比起拍自己的創作有不一樣的困難度,例如在台灣找不到特效化妝、也找不到吊鋼絲的技術人員,甚至拍攝車禍找不到動作指導,因為這些技術人員長久以來不被台灣電影環境需要。「類型片讓我學到很多,我很高興第一部片就讓我拍得這麼痛苦,真的是一場震撼教育。」他笑著說。

學習如何面對觀眾
關於觀眾對《宅變》的反應落差甚大,陳正道話說從頭:「一開始本來要拍一部小品的驚悚片,編劇的文案寫得很棒,英文版海報的文案寫著:你可以逃離這個房子,但你無法逃離這個家,副標寫:這是一個關於中國鬼屋的故事。對台灣人來講鬼屋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家庭的羈絆;但是對外國人而言,家和房子的定義沒有分這麼多。」後來交給美商發行,選了一個美術做得很精緻、可怕的罈子重做海報,並將文案改成:養鬼致富,禍延三代,血債血償,重塑為聳動的社會血腥議題。

「當初如果是用第一版海報與文案,或許觀眾對宅變的口碑就不會有這麼大的落差。」但陳正道也認為,經過這麼一改,賣相的確更好了,只是某些觀眾的錯誤預期,讓一些原本不會來看的人進戲院看了,也反映出一些不同意見,「我可以聽到這些人的意見,指出哪裡有問題,哪裡不好。創作者可以決定要不要吸收,但至少我聽到了。」

《宅變》在全省五十家戲院同時上映,陳正道坦承這對他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在拍《宅變》時學到的就是如何面對觀眾。」他說自己常去電影討論版瀏覽大家對於作品的反應,面對各式各樣的質疑和批評,陳正道卻不以為意:「可能我個性比較不服輸吧!雖然在這裡跌倒,但我不會因此再也不拍恐怖片。像我自己很喜歡的一位驚悚片導演,他可以一部一部接著拍,我也要像他一樣。但無論拍什麼,都要拍得比上一部更好。」

青春題材貼近此刻心境
從恐怖驚悚到青春愛情,陳正道的作品類型多元而無設限,為什麼會想要拍《盛夏光年》這個題材?陳正道回答道:「我一開始最想要拍的就是青春的主題,一來比較貼近我的年紀,從自己的經驗取材觀眾也比較不會質疑;二來以我現在的年紀來拍剛剛好,離開校園一段時間,經過了沉澱,但是感覺還沒跑掉,再長大一點可能就不能拍了。」

二男一女的三角戀愛,在陳正道認為是一種相當好玩的關係,並且擁有任何可能性。年輕時候的故事,很多時候都是從三人關係中產生的,例如兩個感情要好的女孩因為一個男生的出現,不管他愛上哪個她,關係都會生變;兩個在球場上搭檔的好哥兒們,遇上了一個女孩,友情也因遇到考驗而出現質變,都是專屬於年輕人的世界結構。

故事的原始構想來自導演與原創編劇的高中記憶,「原創編劇王紀堯告訴我,他高中的時候為了追求一個女生,常常送她『來自未來的麵包』當早餐,因為福利社的麵包廠商很黑心,製造日期可能寫2008年出廠,2009年過期;後來同學會中女生提到這件事,他覺得很很妙。其實我們年輕時的舉動,可以跟某些有趣的永恆象徵連結在一起。」

沒有人是應該孤獨的
電影中以「行星、恆星、彗星」的星球定律來做角色設定,也是來自他們二位對於校園生活的印象,「很多人的高中生活都會有這樣一個女生,她長得很漂亮、裙子改得很短,同學間流傳很多關於她的傳言,總是眾人注目的焦點。有一天她突然轉學不見了,像像彗星一樣閃過我們的天空,如同電影裡的『惠嘉』一樣。」陳正道表示王紀堯認為人有很多定律性的象徵,有人總是被眾人圍繞著像顆恆星(守恆),而整日繞著他跑的人就像行星(正行),這些都是在規律校園生活裡才會產生的關係。

「我覺得這部片要把握兩個東西是高於愛情的,第一個是講成長,第二個是包容。」陳正道說明《盛夏光年》是一個年輕人的愛情故事,並非典型的同志電影,裡頭花了許多時間描述「暗戀」與「自我認同」所帶來的問題,如「孤獨感」或尋找「自我提升的力量」。他認為,即便將張睿家所飾演的「正行」換成女生暗戀從小一起長大的男生也可以成立,而且同樣動人。

陳正道謙虛地表示自己在處理「孤獨感」與「自我認同」的部分還不夠,還可以更完美;電影的結局也是與編劇溝通討論很久後才定案,「結局想出來覺得很震撼,這故事就是適合這麼小的一個結局,這是我想要的,不要死人也不要喜劇收場,而是希望角色的內心獲得救贖──就是大於愛情的『包容』。」他認為人跟人相處最重要的就是包容,這就是《盛夏光年》裡所要闡述的:「沒有人是應該孤獨的。」……(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劇作家雜誌NO.03,2006年10月出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