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雜誌
關於部落格
從一個好故事開始〉〉〉
  • 27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享受解謎的過程-專訪《詭絲》編導蘇照彬

2006年,《詭絲》以科幻驚悚類型入圍第59屆法國坎城影展正式觀摩單元影片,不但締造了台灣影史的新紀錄,也讓氣氛低迷已久的國片市場有了全新的期待,「《詭絲》的片型在影展其實不太討好,因為不夠『坎城』,可能太熱鬧了。這次能夠入圍,我自己也很意外。」蘇照彬謙虛地說。

享受解謎的過程
以編劇的作品而言,蘇照彬似乎較偏愛驚悚類型,他解釋道:「我喜歡思考,喜歡問為什麼,很享受這種解謎的過程,也希望觀眾能夠從中找到樂趣。但我不喜歡看恐怖片,尤其是沒有邏輯的恐怖片,看了一點都不覺得恐怖。」擁有理工專業訓練背景的蘇照彬擅長推理和邏輯組織,他將《詭絲》定位為懸疑驚悚,而非一般所謂的「鬼片」或「恐怖片」。

蘇照彬表示,《詭絲》的故事情節單純,敘述有科學家抓到世界上第一隻鬼,在觀察鬼的習性之後覺得當鬼比當人好,於是找探員幫忙讓自己變成鬼。在簡單的故事架構背後,隱藏的是蘇照彬對於人間世事的探討,他笑著說道:「當鬼很好啊!自由自在,沒有生老病死,不用經歷青春期的煩惱,也沒有性的焦慮,不用工作、繳稅、找停車位,也不需要去抗議、去投票……免除人世間所有的責任,但又可以安心地永遠存在,有什麼不好?!」

電影中江口洋介飾演的科學家覺得活著很痛苦,唯有死亡才能解脫,但蘇照彬認為,死後的世界與現實毫無關係,死亡不一定是種解脫。「這一段我寫了很久,好一陣子寫不出來。既然當鬼這麼好,那麼人活下去的目的是什麼?所以我在電影裡下了一個原則──一般人死後的靈魂只能存在三五秒,唯有那隻鬼特例,存在了許多年。但是,不管是否有死後的世界,都已跟現實毫無關係,所以活著的目的,就是快樂地活著,讓週遭的人也能快樂地活著。」蘇照彬給生死間的掙扎下了定義。

故事原創性十足
這次《詭絲》在宣傳上著重卡司與特效,蘇照彬認為這是好事,「電影是一個需要焦點的行業,但焦點可能不需要放在創意者的身上,過去的國片比較少這樣操作,我覺得沒什麼不好。」那麼導演會如何推薦觀眾來看《詭絲》,蘇照彬有些靦腆地笑說:「我沒辦法欸!畢竟說特效,我們比不過好萊塢的資源,而且對導演來說絕對不會有滿意的一天,但是在時間、技術限制等這麼多壓力之下,我想這部片的特效是成功的,特別是故事的原創性很夠,我能保證你看到一個很不錯、很有趣的故事。」

推崇日本藝人的敬業態度
日本演藝人員的工作態度是出名的敬業,《詭絲》請到日本知名演員江口洋介擔綱演出,是否能適應台灣電影的工作型態?蘇照彬表示:「我跟日本合作過很多次,日本藝人非常尊重他的職業,像江口洋介在電影裡有中文台詞的部份,他很久以前就要求我們確定中文台詞,然後請了老師敎他講北京話,練習到一個程度後,還特別飛來台灣要求其他演員跟他對戲,結果我跟他說只有60分,他很失望地又回去練習。他們對工作的準備程度非常好,真的讓導演輕鬆不少。」

蘇照彬說,江口洋介相當配合劇組,為時兩個月的拍攝期都待在台灣,沒有任何外務,甚至會在飯店先將試演帶錄下,讓導演選擇想要的表現方式,「他們對細節的要求和準備工作真的做得非常好,相較之下,大部份的台灣演員還是靠天份演戲居多,或許台灣演員的競爭沒有日本激烈,日本藝人在出道之前就受過很嚴謹的訓練。」

但蘇照彬也表示,若遇到拍攝時臨時改變或加戲,日本藝人對這方面的彈性也會較小,「並非他不認同你的理由,而是希望你能提早告知,讓他可以有所準備。但導演其實沒辦法在開拍前就完全知道該如何表現,現場可能會改一下,不然拍戲就沒意思了!不過江口洋介還是很配合、很好溝通,我們收工之後也會一起去喝酒。」

編劇的目的是為了拍一部好電影
「編劇的目標,不該是為了得到優良劇本獎,而應該是為了拍一部好電影。」蘇照彬很肯定地說。92年度優良劇本《穿隧》是蘇照彬下一步計畫,而《詭絲》亦獲得93年度的優良劇本首獎的肯定,獲獎連連的蘇照彬無疑是優良劇本的常勝軍,但他坦言獲獎並沒有任何秘訣,「我覺得有沒有選上優良劇本,跟劇本好不好沒有關係。一年有幾百本劇本投稿,只選十本,沒入選的不見得就不是好劇本。」……(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劇作家雜誌NO.03,2006年10月出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