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雜誌
關於部落格
從一個好故事開始〉〉〉
  • 27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為不恐懼,所以得到更多-專訪《白色巨塔》導演蔡岳勳、製作人虞小卉

當時我們也一度考慮過要不要放棄,因為不必要跟拍類似的題材,但大家集合起來討論過後,覺得侯文詠的醫學小說《白色巨塔》本身有它自己的生命力,我們也可以試圖去表現屬於台灣特有的感情,盡量避開所有的相似處,一起來做出不一樣的東西,想創作一個屬於台灣的白色巨塔,盡量努力去做,我想會有很多的不相同吧!

我自己並沒有看完日劇的《白色巨塔》,只看了前面三集,大概知道它是什麼模式的戲劇,故事講的軸心之後,我就必須放下,不能讓任何東西進入我的思想,以防有任何的相似雷同。想等戲都做完了,再來好好欣賞。

《劇》問:侯文詠先生提過,《白色巨塔》在戲裡的主題是「珍惜」,請問導演如何處理這個題目?
蔡:
在醫院裡面,人很容易被生命和疾病挑戰,當你被挑戰的時候,或是即將失去的時候,才會發現什麼東西對你而言才是重要的。我並沒有特別去製造任何東西出來,純粹只是作一個紀錄的動作,把一些真實的東西清晰化,光是這樣的紀錄就足夠讓觀影者之道什麼叫「珍惜」。

其實我們真正想創造的是一間醫院,一個生老病死聚集的場域。戲裡面有很多醫療的橋段,很多醫學事件的紀錄、疾病的案例等,包括原著小說裡所講的權力鬥爭,其實都只是作為故事的一種包裝,利用這些元素建構出我們想表達的「珍惜」的概念。

《劇》問:編劇提到戲裡最後死了很多人?為什麼做這樣的安排?
蔡:
為什麼?(轉頭看虞小卉)
虞:對啊,我們的戲好愛死人(笑)。可能是自己內在的反射吧,因為我們對死亡有所恐懼,覺得那很痛,所以在處理醫療這個題材時,很容易用「死亡」來當作這部戲的課題。

蔡:如果人的一生以死亡為終點,回頭來看待所有的事情,你才會理解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我們並不是刻意讓人死掉來賺人眼淚,而是因為這些人必須離開,多數是病人。我們要強調的是,所謂的醫學在面對死亡時,其實也是無能為力的,這也是許多醫生心裡的痛苦,例如面對癌末的病患,他們也束手無策,並不能改變什麼,最多就是切斷你的神經、或給你無數的嗎啡,偶爾減輕病人的痛苦,但也只是偶爾而已,沒有人可以抵抗死亡。

我們讓邱慶成遭遇最大的衝擊,就是面對自己心愛的女兒生病,但他卻什麼也不能做,這事件瓦解了他對醫學原有的認知,逼迫他重新思考生命的定義到底是什麼?這也是戲裡著墨很多的東西,替小說原本哀傷的收尾製造一個新的枝節,因為小說結尾是很哀傷的,蘇怡華坐在那絕望地哭泣,我們必須給他一個新的希望,同時告訴他,當你失去的時候,你還是有機會留住你身邊僅有的,而那或許就是最重要的。……(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劇作家雜誌NO.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