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雜誌
關於部落格
從一個好故事開始〉〉〉
  • 27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強身健體的社會實踐-莊益增談《無米樂》

劇作家雜誌(以下簡稱劇):拍攝《無米樂》最大的困難點?
莊益增導演(以下簡稱莊):
資金。這次是由公共電視出資,大約110萬,扣掉稅金約106萬,扣除製作費,幾乎沒有人事預算的空間,我和顏導演的導演酬勞是8萬。8萬,要做一年。2年6個月的工作時程,實際拍攝期是15個月,中間有6個月的時間請了專業攝影師,因為需要拍攝二機、三機的場景。攝影師無法全程跟通告,大約每週拍2、3天;總共拍了400卷、350個小時,最後只剪出110分鐘,這是一個大工程;攝影、場記和剪輯都是我們自己做,所以再請一位後製助理幫忙key-in、灌帶。

紀錄片的資金少、平台少,還要花那麼多時間和精神去做,所以,只能把記錄片當成一件「作品」來看待,才能不計較成本,我都說:「拍紀錄片是做興趣,做身體勇的。」

劇:為何選擇「稻農」這個主題?
莊:其實一開始我們想拍台灣各種農業的風貌,但是資方也會挑案子。最後選擇「稻農」,因為我們發現嘉南平原的農業模式和鄉村景觀最傳統。像我是屏東人,印象中屏東的農業景觀不斷變化,香蕉好賣就種香蕉,不好賣了就換成菸草、養殖等等。

  《無米樂》的拍攝期會長達15個月,主要是我們一直在等,想要觀察WTO對台灣農村實際的影響。農民的議題永遠不會是主流,因為政府不想碰,不管國民黨民進黨都一樣。《無米樂》上映的時候,李登輝、陳水扁、謝長廷、馬英九都有來看,都說了話。老實說,他們說的我根本不相信!那都是檯面話。

  我認為整個內閣裡最無能的,永遠都是農委會主委。為什麼政府會讓無能的人當主委?因為處理這議題沒選票啊,政府不向社會談清楚,不向農民談清楚,只想等這些老農都死了就可以算了,政府就是這種心態。

  像日本的一些西藥、德國拜耳的農藥,這些他們國內都已經禁用的,還不是照樣銷到台灣來,難道把關的人不知道真相嗎?政府的公信力早就被背後的利益色彩取代了。崑濱伯曾經跟我講過一句很有智慧的話:「台灣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知道事情的人不說真話。」……(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劇作家雜誌NO.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