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雜誌
關於部落格
從一個好故事開始〉〉〉
  • 27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劇本是電影的靈魂

  「我很喜歡藝術電影,那是一種先知的、大師的。」八○年代台灣新電影浪潮,將中影為主的電影工業從宣揚正向理念的寫實主義和以明星光環為主的台語電影市場中,導向「作者」色彩濃厚的藝術人文電影,無論在語言的運用、對本土文化的關注、乃至觀眾的精神層次,都將原本專注於電影明星的慣性轉為聚焦於導演本身的素養及視野。這一連串的新電影運動,將台灣電影奠基於世界版圖中,開始與國際潮流接軌。

  1983年改編自黃春明小說《看海的日子》同名電影,將女主角陸小芬送上金馬后座,更締造兩千三百多萬的票房佳績,王童與其他導演一同於新電影浪潮中崛起;1984年繼之導演的《策馬入林》,以層次分明的美學意象獲得「亞太影展最佳美術指導」,驚艷國際影壇,被譽為「台灣黑澤明」,王童的藝術成就於此站上第一個浪峰。

電影的電視化
  王童雖在新浪潮中受到矚目,但風格略有不同,擅長將小人物置於時代背景中,由角色本身來說故事,在喜劇包裝之下,呈現出市井小民慣有的、沉默的哀傷。此後,這類以台灣本土文史為題材的作品,王童續拍有「本土近代三部曲」之稱的《稻草人》(1987)、《香蕉天堂》(1989)、《無言的山丘》(1992),紀錄從日據時期到國民黨專政末期的台灣時代氛圍,史詩般的結構深具人文省思;1995年的《紅柿子》則為半自傳性色彩的作品,根據導演的童年經驗拍攝。

  不少人將今日台灣電影工業的窄化與貧乏,歸咎於新電影將藝術獻給了國際影展,卻阻礙土產商業電影的發展。在王童認為,電影沒有「商業」或「藝術」之分,只有「好看」和「不好看」的區別,因為「藝術電影一樣要賣票,一樣都是商業行為。」

  王童強調,拍攝電影沒有十年廿年的經驗,是不足以來從事的,即使是侯孝賢,也是從場記做起。電影拍攝不像電視22分鐘多少機的速食式操作,而是一種精緻的藝術匯集結果;電視的好處是可以透過長時間的播放來建立品牌,電影的上映則偏向一翻兩瞪眼的局面,難以建立品牌。許多人根本不了解這個行業的特性,便急著跳下來做,做不出好成績,又歸咎於電影市場不景氣等等,終於「把品味和市場都打壞了。」

  一路走來,王童感慨道,台灣電影今日的命運,一方面由於新生代導演都是吮新電影的乳汁長大,觀念深受前輩的影響,無法跳脫思維窠臼;二方面,「沒有錢」,這也是造成前述問題的主因,無法拍攝高成本的大片(大卡司、大場面、高科技等),唯有人文電影所需資金最少,於是大家便往這領域一股腦地挖掘,片子愈拍愈唯美精緻,議題處理上偏向更細微的情感描摹,相對地也愈來愈小眾。「電影電視化」的結果,終於發展成「超人文」的「紀錄片」──「作者電影」逐漸與觀眾(票房)漸行漸遠。……(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劇作家雜誌NO.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