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雜誌
關於部落格
從一個好故事開始〉〉〉
  • 27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劇場與文學的辨證─導演Baboo V.S編劇周曼農

  2005年,Baboo與「莎士比亞的妹妹們」劇團共同創作,由周曼農擔任編劇,改編馬奎斯同名小說的《百年孤寂》,完成「文學三部曲」。

讀詩、導詩、演詩的詩人導演
  自嘲是「過氣的新銳導演」,Baboo抱持著「無法和現實對抗,但至少得贏回自尊」這個念頭,拿著文化局補助的25萬元,挑戰高達百萬的製作預算。《百年孤寂》原著中虛幻繁複的意象,在Baboo的堅持下有了透徹真切地呈現,被劇評讚譽為「改編文學的戲劇作品,Baboo絲毫不顯生澀,尤其在結構、演員、以詩入戲這三個部分有凸出的表現。」

  「文學三部曲」的完成,所詮釋不只是Baboo眼中的文學風景,更是探究劇場書寫的另一種可能。將文學改編為戲,在感官媒體的創作中從不曾停歇,而以詩入戲卻是最困難的,難在對觀眾的溝通;每一齣劇作的發表,便代表著創作者正對構成他所在乎的世界的每一份子喊話、傾訴、理解和關愛。但任何精準的詞彙在媒介轉換的過程裡,隨時可能掉入語焉不詳的困境。

  Baboo在《百年孤寂》「導演的話」中寫到:「我試圖陳述孤寂,但孤寂是世界上最難以陳述的東西……不是任何概念可以企及。但,我要陳述孤寂,是誰指認了孤寂並賦予孤寂以孤寂之名?」這份源自創作者內心「真誠的愛」可能遭到語言的限制、形式的支離、時空的折舊,而形成Baboo所擔憂的「巨大的淺薄」。

  於是他找到了周曼農。

  發表過《蟻蝕,馬克白夫人狂想》(2004,前進下一波劇團)、《激!完全推李之模仿犯》、《古國之神-祭特洛伊》(1997,華山版,金枝演社,聯合編劇)等劇場編劇作品,擁有歷史系背景,畢業自北藝大劇創所的周曼農,是Baboo口中形容其文字:「很女性、很細膩,像詩,讀起來有節奏感。」的《百年孤寂》最佳演譯者。

文學作品改編成劇本的困難點?
  從小將《百年孤寂》當作枕邊書的周曼農,在自述中表示:「劇場和小說擁有不同的特權,讓它們相互轉換不是件容易的事。」為了脫離對原著的濃厚情感,周曼農採取面對面的對話方式,將自我與作品相互觀照,在精神與形式當中互為表裡,她訴說創作過程:「我必須處理個人對於作品的情感以及在過程中不斷地自我檢查和質疑。這麼好的文作品改編成舞台劇,一定有人會不滿意的,連我自己都不可能完全滿意,但是作為劇本寫作的一個考驗,非過關不可。」周曼農認為,創作期間她對於自身創造性的挑戰,不亞於書寫一個原創劇本。

  談到改編文學作品為劇場演出,周曼農表示,最主要還是找到「詮釋點」。《百年孤寂》是許多人都讀過而且愛不釋手的經典,面對如此複雜的故事與人物,奇妙優美的意象與場景如何把它劇場化?周曼農的做法是找到「詮釋點」,這個作品和你生命中的哪個部分最能引起共鳴?如果是孤寂的話,這個世代,屬於我的孤寂為何?屬於我們的孤寂為何?因為對文學和寫作的執迷自然會帶我們到比較抽象、比較後設的辨證點,那就是書寫的有限與弔詭與孤寂之不可說,一旦確立了這條由此通彼的通路,標示出橫貫全劇的觀點,就可以收攏敘事、人物與意象的龐雜。

  她認為,如果能再做一次,便不會用同樣的觀點和手法,因為,經典作品的價值在於它擁有多種詮釋和解讀的可能性;戲劇作品在一定的時間限制下,不可能包容所有的詮釋,比起原著的豐厚必然顯得單薄,而為了與此單薄對抗,不是延長戰線使它深刻,就是妝點多元使其豐富;改編,是向原著致敬的方式,但也是最徹底的背叛,能夠接受並且理解到二者的關係,創作者才能發揮他的力量。……(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劇作家雜誌NO.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