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雜誌
關於部落格
從一個好故事開始〉〉〉
  • 27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三億市場的文化鄉愁-編劇侯鳥黃志翔

  

放諸四海皆準──三性統一的方法論
  近年同時耕耘大陸與台灣市場的黃志翔提出他的觀察,大陸對於影視文化產業有一套公開的標準,很值得台灣借鏡,甚至可說放諸四海皆準,這套標準稱為「三性統一」,分別為「思想性」、「藝術性」和「觀賞性」;他認為,大陸長期以來已經形成一套對影視產業的科學化分析模式,所謂的「三性統一」,應是經過長期的思考與沉澱而得出的一種分析性的方法論;遺憾的是,台灣過去的經驗不曾留下痕跡,眼看成功擺在眼前,我們卻繞道而行。

  台灣到底有沒有編劇人才?業界出現兩極化的聲音,有人說人才濟濟、有人認為根本沒有人材可言。黃志翔認為,以方才提到的「三性」來檢驗,就可以得出編劇在產業中的定位在哪裡。面對台灣長期不重視編劇的大環境,黃志翔認為主要原因在於,台灣影劇工作者沒有充分意識到影視媒體不只是有賺錢功能的「商業」,也同時是一種文化產業,相關業者更不認為「文化產業」是可以透過歷史經驗與經過思辯後抽象出的「科學方法」,進而衍生出與時俱進的生產模式。

  「影劇事業絕對是一種文化產業。」黃志翔提到日前閱讀葉龍彥所著《日治時期台灣電影史》中闡述,其實早在1963、1964年台語電影盛行的年代,每年有近百部電影的產量,北投溫泉旅館經常同時有三組人馬在取景拍攝;當時因為市場商機蓬勃,即使專業人才不足,仍有許多人大量投資翻拍日本電影,無論是音樂、劇情、片名甚至不經修改直接挪用,故品質相當粗製濫造;直到1962年台視出現,台語電影市場即迅速崩解,被電視所取代;爾後,新電影浪潮,也將最終衰退的責任歸咎於Cable台的出現;但是,台灣的電影消費能力卻不曾消退,觀眾們仍然進電影院,只是他們不想看台灣電影。我們的問題在哪裡?黃志翔認為,從這裡就可以看出台灣電影工業從發展之初,電影工作者的心態就不脫「跟風」、「炒短線」,從而錯失了文化產業最需要的原創力,這就是一種根本認知上的偏差。要讓作品具有原創力,當然是困難的,道路也是艱辛而坎坷的,但,如果從一開始就放棄了原創,我們的文化產業就永遠只會複製別人、跟著別人牙牙學語,也就斷喪了文化產業最可貴的核心價值。

  他感嘆道:「現在的台灣,整體的大環境不佳,還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到谷底了。但,越是這樣,我們越沒有悲觀的權利,想當編劇,一定要接受專業訓練,培養寬闊的世界觀,重視原發性的創意,隨時隨地自我要求,多看書,看他人的作品。簡單地說,我非常認同作家陳映真說的──用兩隻腳寫作。意思就是,寫作的源泉不能憑空而來,要多走、多看、多學習。」

  黃志翔強調,文化產業的建立,須有社會科學的輔助,只有藉由科學分析,才談得上紮實的方法論的建立,如果沒有科學分析和方法論的導引,就抓不到發展方向,也不會有健全的產業存在,台灣影視產業長期積弱不振,根本的原因正是出在這兒。

  針對有志成為編劇的年輕人,黃志翔則認為,在現有的殘缺體制下,年輕人想當編劇就只能自力救濟。從國民黨時代反共,到民進黨現在反中,長期鎖島政策因循的結果,導致本土創作一直受到執政者和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制約,因著這種制約所帶給我們的偏見,無所知覺台灣在世界的位置,從而缺乏正確的歷史觀與充分的世界觀,如此一來,就會失去文化創意產業最珍貴的核心來源。「所以,不是不尊重編劇,而是編劇必須先要求自己;本身視野到哪裡,他的高度才會到哪裡。」……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劇作家雜誌NO.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